雖然很快就要期末,
但是我,
在來修教育心理學與英教這堂課當中,
常常感覺到副標題這回事。
雖然我有時候,
也會在諮商過程不小心忘記,
到底自己剛才跟老師說了什麼(笑)
但是每次在上課中的回憶,
都往往在諮商跟上課之間跑來跑去。

說真的,對於以往的教學經驗,
還有課堂氣氛的種種,
它讓我知道,
過去許許多多的心理印記,
從這些微妙的東西來的。

教育心理學,
往往也跟家長的管教方式有關,
雖然不知道,
大三學年遇到的某老師,
當初是否有修過這種課(嘿嘿)

不過課上著上著,
在尾聲之前,
我會想念你,
也會想念我長長十六年,
在學校教育與諮商,
還有家族相處當中,
那些可以更改的點。

didolyd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