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文談的也是諮商,
不知其意或沒經驗過此類晤談者請離,
感謝合作。]

其實我有很多事情,
沒辦法告訴仁兄。

回顧之前的晤談,
我有跟他說的應該是我和某老師的關係品質,
或者是近乎一樣的觀察之類的話;
但是呢,我總是覺得某老師幫了我很多忙。

就晤談而言,我從他走向他,
但我很清楚某老師的建議以後照樣可以乖乖作,
某些事情需要打預防針;
去找仁兄對我來說,
是找回失去的人際接觸勇氣,還有面對過去的分化。

所以不管怎麼說,
某老師的建議對我而言是打底,
仁兄跟我說的是推一把。

然後,照這樣的感覺下去,
我知道仁兄你以後一定會成為很好的心理師,
我會以私心為你祈禱的^^

p.s.
我已經不知不覺給人取別號了,
請不要問我來源。

didolyd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