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標題的歌詞翻譯,
背後的一些要求,
我只能當作要求自己的目標。

因為聽日韓音樂的量
比以前更多之後,
想起當初,
一個高中日文課的同學,
也罵過歌詞不良翻譯的狀況;
現在感覺是,
當時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翻譯歌詞與詩,
有一個很重要的關鍵,
就是你還是得要顧及形式。

這不只針對但丁神曲(義大利文),
或是聽說
也是詩體的奧聶金,
與齊瓦哥醫生之類的作品
(兩個都是俄文)。

這些是詩體小說,
如果顧不了形式,也顧不了意義,
那當然可以只顧一邊

可是......
看了幾次小幸的歌詞翻譯,
有些歌令人忿怒的地方還真多!

比如說,
太過不重視譯入語的感覺,
看起來就沒有中文的邏輯性;
真不知道那些譯者是搞啥的= = 

難不成連歌詞翻譯,
為了省時,
作業方法只是貼在翻譯機後弄完,
沒修改嗎?

雖然我自己也做過這種事(無奈)
但是我覺得全數自己翻譯,
比較好控制品質。

只是在英詩或筆譯課,
我不好多說。

想起課堂上,
講到藝伎回憶錄翻譯的大錯,
因為也牽涉到日本文化與生活,
對我來說.....那種刺激,還是有點大。

儘管我們可以輕鬆的批評,
或是當個半業界人罵罵,
卻不能如此輕率的
看待自己的翻譯(包括作業)。

didolyd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