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在學校這邊聽的演講
我知道俄國文學
也只有上次那位歐大姐
(她是講普希金;我也有些紀錄)
還有妳這一場

[嘖嘖,我們是很少邀女講者阿!
*某Lydia大姐,
還有一位歐老師例外*]
是說我也真好玩
前年暑假
我確實也有借過
托爾斯泰的傳記
但是我現在卻也不復記憶
(有一部分是這樣)

作為研究者跟寫作者
妳剛好是
我所謂特別的講者
雖然跟戴晨志老師
根本不同路線
可是能夠變成這種結果
我想
我可能還是
外語系的瘋狂份子

p.s.
附帶一提
其實我個人
對於學者能以親炙其人為目標。

是說大四的通識課,
我又要開始動心了
(文學課怨念是吧!*死*)
希望別跟法文課搞到衝堂

社團跟諮商衝....
天知道不太可能(ㄟ~?!)
但是這個對我來說,事關重大!

didolyd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