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我說的話
在我後來寫信
給一位在美國念博士班
之前在我的學校
實習過
自己的教育概念的老師
我寫的就是專發生在美國
老是有外籍學生殺人自殺的慘案
老實說我覺得真的很瘋狂
不過新聞看看就好
要找紀錄還是去維基
地獄的人似乎浮光掠影
根本不知道意義在哪
(請原諒我的失言)

是說文化壓迫
不止美國
愛爾蘭情況也沒好到哪去
後來看完聯合文學
愛爾蘭刺傷成詩
不想自殺殺人
還可以變成真正的包容
其實這是葉慈的道路

看看台灣
看看美國與其他地方
妳就會知道
所謂邊緣化跟沒有新聞的重要

或許我說我喜歡
陳文茜 文茜的世界新聞
在寫過的網誌文章
而我知道的歐洲觀點
也因為很多很多人變大
所以我知道
自殺與殺人這種極端作法
看在也是受過諮商恩惠的人眼裡
是說要當諮商師
還要包括文化上的視野呢!!
(當一般人還不是一樣!)

didolyd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