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現在還記得,
希望地圖活動當中大家的不少願望,
其中,北市圖館長在此活動中發表的意見,
也被我當作考國考的參考資料。

為什麼我要這樣?
理由很簡單,
就算國考題有出和圖書館發展有關的問題,
但它具有雙重個性,
只當考題與申論能寫得很好,
但卻無法執行,那只會是個理論。

最近中華隊棒球幾連敗的事情,
情況也差不多是這樣。

到底我們有沒有注意最基本的執行呀?
不少人一再提出來的業餘棒球復甦
(比如說找願意贊助的企業組隊等等),
搞到現在才有官方動作,
感覺就像馬後炮。

回歸學校棒球隊該怎麼帶小球員,
其實,面對比賽的抗壓性,
也要從小訓練耶....

等到小球員長大,
才要面對那種全國注視,
還有對戰敵手很強的壓力,
那真的太晚了。

另外,台灣雖然有古典樂閱聽人口,
但是音樂班體系的窄化,
對於家裡沒有小孩走完此體系的人,
還真的難以想像...

連我媽都說,雖然現在我妹算低潮期,
對練琴不太專心,
但她還是要好好努力走國際演奏路線,
台灣的市場實在太小了。

總之,被政府忽視的人事物真的那麼多:
除了圖書館發展之外
(政府沒統合機構,管理上多頭馬車很麻煩)
還有球迷覺得可憐的棒球、
市場太小必須出走的古典樂人才....

我們大家也只好自己拼命努力了,不是嗎?
不過即使如此,還是要照顧好自己的身心呀!

相關閱讀:
叫台灣之光,太沉重─鋼琴家陳必先的歐洲苦情歲月
(焦元溥-中時電子報,網友放在網誌上)

didolyd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