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
我能知道的這種情報,
真的很侷限。


從國父開始
到後來知道某些人可以幫忙
不然就是稍微固定一點
都讓MK.san處理一些事情
我知道我已經變成,
有些了解這個世界的人。

但是
那天KR老師這一句話
讓我感覺非常不同。

雖然他也是
在跟某位也想了解自己的志工
提到這種事情

不過 在不incert這個人的情況下
我還是得說
我老是覺得 如果說谷山麻衣
(Ghost Hunt female main Character)
她是半吊子的spr
(超心理學研究微知者)
我對諮商也差不多

顯然以這點看Olivia的轉介,
主任老大你也知道,
該怎樣才好。
(雖然根本不是相知度的問題
但之前我都有寫到
算是在感謝系的說法啦)

總之
我知道我因為諮商
心中總有一些想幫上忙的想法
在這種話題內的奇幻想法
也是我在意的主題
不知為何
這兩點變成我新的題外話
(跳舞這件事也是) 

這或許就是我的世界廣大的理由。
因為從以往開始的閱讀系
到分析觀察都有的諮商系
再到牽涉到表現方式
和個人化的幻想或舞蹈系等等東西
我能匯流的力量
在未練 生嫩 和有才能之間
兩回事或曖昧地帶
也是我能回想的事物

didolyd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